24 Aug 2015

如果你要。。。

乔乔四岁半了。我一直觉得,孩子都不大听得懂大人说的道理,他们看我们怎么做,跟着做,就是了。这几年来我教乔乔的方法就是:我希望他做什么,我就做给他看;我不希望他做的,我就不做。

有一次我们带乔乔去商场的游乐场,他坐着玩车时重复着一个动作:右手抓住驾驶盘,左手从左大腿旁抓了一下,然后把空手拿到眼前看看,再放回大腿旁。我们一直很奇怪的看着,他到底在做什么?看了几次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在学我的习惯:我常在开车等红灯时,习惯性的拿起放在身边的手机,随便看看。

以身作则,是最容易的方法,但同时也是最难的方法。

如果你要孩子学你现在的习惯,态度,道德,原则等等,那很简单,你只需做回你自己就行了。你孝顺或忤逆,孩子会学;你勤劳或懒惰,孩子会学;你诚实或说谎,孩子会学;你勇敢或怕事,孩子会学;你认真或随便,孩子会学。你做自己,孩子就会学着做你。

但如果你不要孩子学你的坏习惯,那以身作则就是最难的方法了。你习惯懒散,孩子怎会努力?你习惯撒谎,孩子怎会说实话?你习惯忽略父母,孩子怎会孝顺?你习惯不修边幅,孩子哪会懂卫生?你习惯胆小怕事,孩子哪会懂勇敢?你习惯当低头一族,孩子哪会懂得抬头做人?

我们要他守信用,因此答应他的都言出必行;我们要培养他的阅读兴趣,因此每天坚持为他讲故事;我们不要他沉迷手机电脑,因此大量跟他玩其它游戏;我们要他有责任感,因此他玩的玩具都必须自己收拾,否则就扔进垃圾桶。。。

这绝对不容易,因为很多的好习惯,其实都不是我们的习惯,很多应该做的事,其实我们都没有做。但为了孩子的未来,为了他们有更好的未来,应该做的,我们都应该去做了。

因此,如果你要孩子们变得干净,就得先以身作则。


到时见!

18 Aug 2015

爸爸妈妈,如果你们爱我

昨天下午,乔乔跟我说:我教你讲话,你跟住我讲!

我答应后,他就开始了。

爸爸妈妈
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亲亲我;
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抱抱我;
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夸夸我;
如果你们爱我,就多多陪陪我。

               我一边听,一边跟,一边笑。亲亲我时我就亲他的脸;抱抱我时我就双手环抱着他;夸夸我时我就对他比起两个拇指;陪陪我时我就用手搭着他的肩膀。这是我们每天都会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次的动作,一点都没问题。

               过后问他,才知道那应该是年底幼稚园毕业礼时,他要表演的节目。

               想了想,有点纳闷。这个表演,应该是让家长观赏的,那这些话,也应该是要说给家长听的。


               应该是现在的爸爸妈妈,亲得孩子不够,抱得孩子不够,夸得孩子不够,也陪得孩子不够吧?

10 Mar 2015

Tragedy Looper《悲剧轮回》

三个富有正义感的人知道发生了命案。他们拥有回到过去的特异能力,也决定回到命案发生前采取行动并阻止悲剧。但他们拥有非常少的资料,只知道发生了命案,有个幕后黑手在控制一切,也找到了几个可能和命案有关的人物。但谁是死者,谁是凶手,命案发生的地点,甚至命案如何发生,他们都毫无头绪。由于只能回到过去三次,他们能否在有限的时间及黑手的控制下找到关键的线索,并阻止黑手奸计得逞?

 这个游戏于2011年首先在日本面市,英文版迟至2014年才出版。人物设计保留了日本动漫的风格。


在这个农历新年假期里,我玩得最多的其中一个桌游就是这个玩法相当特别的Tragedy Looper《悲剧轮回》。在Tragedy Looper里,其中一个玩家当幕后黑手,其余的一至三位玩家当正义主角,一对三。游戏的背景很简单:在黑手的策划下发生了一些事件(主要是命案),而主角们则必须回到过去尝试改变历史。主角只要让自己及受害人安全度过三次轮回的每一天(每次四天)就算赢,而黑手则必须在每次轮回都杀死受害人或主角才能赢。

这个游戏里共有四个地点:医院,城市,神庙及学校。每个地点里都有一个或多个人物在进行活动。游戏开始时,黑手知道事件发生的一切详情细节,而主角们必需通过一次次的回到过去(游戏规定一般是三到五次),让事件重演并从中寻找线索。

四个地点及游戏开始时每个人物的所在地。

游戏里部分的人物拥有隐藏的身份,可能是凶手,可能是帮凶,可能是即将被杀的受害人,但也可能是完全无关痛痒的人。每一轮,黑手和主角都可采取三个行动。黑手可以尝试控制或影响特定的人物,比如让某个人物转换地点,设置阴谋诡计或增加某些人物的惊慌或恐惧感以引发命案。主角们可以尝试把黑手要移动的人物转换到其它地点,解除诡计,安抚受惊或感到恐惧的人物,甚至和某些人物建立交情以获得重要线索。

当然,主角们不可能在完全没有任何资料的情况下打败黑手。游戏里准备了一份列明所有可能的剧情,发生的事件,人物的身份及特别能力的资料让主角们参考。黑手采取行动及引发事件后,主角们就得参考这份资料以猜出各人物的真实身份及到底黑手在用哪一个剧情。如果得知某人物是受害人,就必须重点保护他;如果某人物是凶手或帮凶,就必须让他远离受害人,甚至把他铲除;如果某人物受惊过度会引发命案,就必须好好安抚。。。这是一个斗智力斗推理斗运气斗回应能力的游戏。

参考资料表

这个游戏共提供了十个不同的剧情。如果以主角的身份来玩,那么只能玩十次,因为当你知道了某个剧情内容后,就不可能再当主角去寻找线索了。第一个剧情其实是练习版本,非常简单,我以黑手的身份玩了四次,但只赢了一次。每次开始玩的时候,扮演主角的朋友都觉得游戏非常难玩。但在结束了第一次的回到过去并从中获取了一两个重要线索后,乐趣就慢慢出现了。我只扮演过黑手,没有当主角的经验。但每次诡计得逞后看着对手们从讶异不解到恍然大悟的情况,我是有点洋洋得意的,只不过这样的得意只有一次得以延续到剧终。

在四次的游戏里,我都在第一次轮回的第一天(每次轮回都有四天)顺利地让命案发生,也让主角们输了第一轮。输了?发生了什么事?看资料,讨论。。。哦!这个人的真实身份是这个,他有这个特别能力,所以我们输了。。。然后回到过去:所有的人物回归游戏开始时的原来地点,一切重新开始。接下来在第一,第三及第四次的游戏里,我也成功地在第二天让悲剧重演,当然主角们也输了第二轮。又输?再看资料,再讨论。。。哦!知道了!这个人拥有这个身份,所以他有这个能力。。。再次回到过去,再次重新开始。至于在玩第二次游戏时,主角们侥幸在第二天让受害人逃过一劫,只不过在第三天时却没那么幸运了。而这第二次的游戏也是我赢的唯一一次。

第一次输,是被技术性击倒,无话可说。第二次输则是主角们无意间把一个凶手杀死,让我无法使用他的真实身份的能力,那是输给了运气。最后一次(我应该不会再玩第一个剧情了)是输得最心服口服的,因为对手刻意在最后一次的轮回里把一个凶手和一个帮凶杀死,那是主动采取针对性的行动,让我几乎没有任何人任何方法可以用了。

总的来说,Tragedy Looper上半场是猫(黑手)耍老鼠(主角)的故事,因为主角在前一两次轮回由于毫无线索而几乎必输无疑。但随着轮回的次数增加而主角们获得越来越多的线索后,下半场双方就慢慢变得势均力敌,黑手甚至会处处受到主角的牵制。如果黑手无法充分了解并使用每个人物真实身份的能力,那么黑手的处境就会越来越差,胜利的机会也会很低。

扮演黑手不容易,必须熟悉每个规则及每个人物的身份能力,但我仍很享受玩这个游戏。除了可以玩弄对手,我也必须不时揣度对手们会如何回应我的行动,必须准备计谋不成时该如何应变,必须误导对手做出错误的决定,必须保持冷静以不让对手看出破绽。。。不过有机会的话,也很希望能以主角的身份来玩。一步一步寻找及发现真相,值得一试。

23 Aug 2014

施比受更有福

从十多年前开始,我就已经觉得自己很富有。实际上和这世上大部分人相比,我也真的很富有。

           我有房子住,不必露宿街头;我有钱买食物,不必挨饿;我有妻子孩子家人朋友让我疼爱,不必孤独无依;我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现今的我,不必等待别人的援助,没有受疾病折腾,这不是富有,是什么?

                施比受更有福,我理解的是,施者不需等待别人援助,就是有福了。

                前天在面书上看到朋友赞的一个status,朋友的朋友呼吁大家捐赠背包、水瓶、睡垫,被等物资于街头露宿者。想了一会,和芬说了,就决定出钱买100个背包响应这个活动,每个预算RM50。过后再想想,如果让身边其他人也一起出钱帮助这不幸的一群,应该会更有意义。通过Whatsapp向几组朋友开口募捐,不到两天,已经有38个朋友同意捐赠了53个背包。

这真的是很意外的收获,原来身边的很多朋友都还愿意帮助社会上不幸的一群。

但更意外的是,其中一位朋友知道了我打算捐赠100个背包的计划,竟然提议和我一起分担剩余的购买背包的费用(如果筹不足100个的话)。当时,我泪盈满眶。

RM50,对很多城市人来说,算不了什么。可能一、两餐就吃光了。自己有能力,就多点帮助别人吧。


冰水挑战,我不淋冰水了。我能施,是福气。

6 Aug 2013

Boardgame(桌游)


对许多人来说,Boardgame或桌上游戏(桌游)听起来非常陌生,好像从未接触过一样。但其实大部分人从小就开始玩桌游,只是我们并不知道它们是桌游而已。百万富翁、蛇棋、陆军棋、飞机棋,甚至象棋和西洋棋等都可归类为桌游。这样一说,桌游就变得亲切多了。只不过,现在还有多少位小朋友玩过陆军棋和飞机棋呢?

成年后重新接触桌游,应该是在2002年左右。在《富爸爸、穷爸爸》疯行的年代买了一副《现金流》,让自己及身边的朋友通过游戏学习理财方法并体验其过程。但直到三年前TJP邀我们玩《Small World》时,我才开始享受到玩桌游的乐趣,并逐渐让它们进入我的生活。TJP过后也邀我们玩了其它几个桌游,包括《Puerto Rico》、《Agricola》、《Power Grid》、《Imperial 2030》等,这些都是他的收藏品。

大半年后,我也开始有了拥有桌游的念头。趁着TJP到美国出差,就托他把《7 Wonders》买了回来。那是我在BoardGameGeek做了几天功课后才决定购买的一个桌游 一个规则不复杂,非常适合一家人玩的游戏。从《7 Wonders》开始至今,我已经拥有了二十个桌游,而玩桌游也成为了我主要的一个兴趣。

玩桌游有时可以很轻松、有时则得长时间思考策略;有时挑战性非常高、有时却完全不需要动脑筋。这些不同的玩法都能让我投入其中。但最让我享受的还是它们让我有更多的机会与时间和家人朋友一起面对面玩乐、面对面交流,那是玩电子游戏所无法获得的好处。

当然,并非每个人都喜欢玩桌游。但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尝试和家人朋友玩一些简单有趣的桌游,并希望他们也能和我一样享受当中的乐趣。

现在,就连乔乔仔也会吵着要和我玩桌游。。。里面的小车子及小骰子。

16 Jul 2013

广府话



昨天吃午餐时遇见一家人,爸爸妈妈和大约三岁的小女儿。爸爸妈妈用华语交谈,但他们和女儿对话时用的却是客家话。这样的情况让我大为奇怪。

无论是身边的家人亲戚朋友或不认识的路人,我常常看见的情况都是华裔爸爸妈妈要不是跟孩子讲英语,就是讲华语,极少用方言沟通的。

我们家五兄弟姐妹都以广府话交谈,和爸爸妈妈还有奶奶的沟通语言也一样是广府话,直到现在还是一样。而从小学开始学校就有着禁止讲方言的校规,讲方言是会受罚的。到了中学还是有一样的校规,但在同学之间,我们讲广府话却非常普遍。因此无论是家里校内,对我来说讲广府话都是自然不过的事。

但当我们这一代有了孩子后,情况就不一样了。爸爸妈妈选择跟孩子讲英语或华语,广府话或其它方言也不再是孩子的第一语言了。许多的爷爷奶奶公公婆婆也顺应情势,从以前不会讲华英语到现在能和孙儿们大秀多语能力,也真体现了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

因此我们现在到处都能见到一家人之间,和不同的对象用不同的语言沟通的情况。我和芬及乔乔之间也一样:我和芬讲华语、芬和乔乔也讲华语、但我和乔乔则讲广府话。

乔乔两岁多了,直到最近还有朋友奇怪为何我选择跟乔乔仔讲广府话。广府话是非常美丽非常好听的语言,我实在不希望我的孩子将来讲的是带有浓浓华语腔的广府话,我会接受不了。

但愿我这弱势的一方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吧!

1 Jul 2013

左右手


台湾某个综艺节目内的一个环节,要求参与的艺人在透明玻璃的一边写左右相反的汉字。如果艺人成功反写汉字的话,那么在玻璃另一边的观众就能看见正确的字。

看了一会,想了一下,就觉得这对我来说应该没什么难度:用左手写。只要顺着右手写字的习惯,左手就能顺利写出左右相反的字了。当然还有一个前提,左手必须受过训练。

我的左手应该比许多人灵活,那是中二中三时的一次“居安思危”的成果。那时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想到如果有一天右手断了或废了,那将会非常不方便,没受过训练的左手是无法取代右手的。因此在往后的大半年里,我就积极的通过写字及抓筷子来训练左手。虽然还是无法和右手一样灵活,但已经让我满意了。

我是因为一时的胡思乱想而尝试训练左手,有人却被逼暂时用左手代替右手。艰难过后,甘甜就会到了。

25 Jun 2013

放下


几个星期前在芙蓉一家餐馆吃晚餐。点了菜后,我一边和乔乔玩,一边看看四周。芬后面坐着一家六口。爸爸看着手机、两个大女儿也玩着各自的手机、妈妈则在照顾两个小儿子 两个一起专注玩着平板电脑的儿子。一家人都没有说话。

昨晚和芬在吉隆坡吃晚餐。芬后面坐着一家三口。当我望向他们时,看见爸爸的右手食指不断地在手机上滑着。他在玩战争游戏,在开着枪。坐在对面的妈妈则看着桌上的平板电脑,一言不发。最让我奇怪的还是坐在妈妈旁边那应该只有两三岁的女儿,同样一句话也没说,望着爸爸,望着妈妈。

年初到某个朋友家聚会。其中一个朋友一家到达后,他儿子就半躺在沙发上,翘起脚开始玩平板电脑,并吸引了其他小朋友一起围观。那些小朋友就这样地围着平板电脑,我则和乔乔在旁边追逐着。

去年三月忍不住买了台智能手机后,很快就开始上瘾了。就连和乔乔在一起时也常常有事无事地打开手机看看。乔乔看见我看手机,也常常吵着要一起看。芬说了我几次后,我们就达成了共识:在乔乔面前尽量不用手机,如果有需要用手机,另外一个人就得陪乔乔玩。我们不希望以后他想亲近的是手机,而不是爸爸妈妈。

现在只要身边有家人朋友,我就尽量放下手机。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沟通交流,比对着冷硬的手机重要太多了。

放下,就能得到。